Home » 論壇
詩畫同道欄目歡迎投稿,您可以直接註冊發帖,也可以發信到goldenmapledesign@gmail.com, 期待您的參與!
中華思想文化術語81條 (古文今譯,中文英譯),是中國國家教育部推出的一項重點圖書工程。“中華思想文化術語傳播工程”(以下簡稱“工程”)的設立旨在梳理反映中國傳統文化特征和民族思維方式、體現中國核心價值的思想文化術語,用易于口頭表達、交流的簡練語言客觀准確地予以诠釋,在政府機構、社會組織、傳播媒體等對外交往活動中,傳播好中國聲音,講好中國故事,讓世界更多了解中國國情、曆史和文化(http://www.xinhuanet.com/book/zhuanti/zhsxwh/zt1.htm)。

“中華思想文化術語傳播工程”專家委員會及學術委員會,成員由哲學、文學、藝術、史學和海外漢學等學科領域具有國際影響力的知名專家學者擔任。 美國書畫藝術研究院顧問兼藝術評論委員會主任 于文濤先生作為專家委員會成員,參與了其英文終審工作。美國書畫藝術研究院 經授權在美國獨家發布(將陸續登出)

“Key Concepts in Chinese Thought and Culture (81 pieces)” is an important Book Project disseminated by Ministry of Education of the People’s Republic of China. The setting of “Disseminating Key Concepts in Chinese Thoughts and Culture Project” aims to organize key concepts which can reflect the features of Chinese classical culture and the way of national thinking, and can perform Chinese core values, explain and translate objectively and accurately in concise language which is easy to exchange verbally. By this way, chinese voice and stories will be disseminated in international exchanges, that the condition and history of China will be known better by people in the world.

The specialists committee of the project consist of international well-known specialists and scholars. Senior adviser and Art Review Commission of America Arts Research Institute (AARI), Mr. Yu Wentao took part in the review for the final English version. With the authorization, AARI is going to publish the 81 pieces of Key Concepts in Chinese Thought and Culture here.


Welcome Guest 

Show/Hide Header

Welcome Guest, posting in this forum requires registration.

Pages: [1]
Author Topic: 线条的魅力——席勒作品赏析
caaausar
Administrator
Posts: 257
Permalink
Post 线条的魅力——席勒作品赏析
on: May 8, 2015, 10:00
Quote

Image
文:人云燕云
(本文文字版权属于 人云燕云,图片来自网络)

画面中的素描关系是很微妙的,它的存在非常普遍,即使是一根简单的线条也有明暗转折和波动的情绪传递。如何去欣赏一张素描,尤其是一张线描作品呢?有些人的观念中认为,素描就是素描,线描就是线描。其实这俩者之间没有绝对的区别,一张好的作品是不应该严格地被限定在某一个概念下的。我们拿席勒的这张图来分析一下如何去看画,看画的第一步应该做什么。

大部分老师都会告诉你说看画首先要看整体效果,也就是我们说的画面的大感觉。 如何去鉴定一幅好的作品的大感觉呢?一般来说,整体感觉包括以下几个方面:构图完整;主次分明;轮廓清晰;明暗得当,黑白灰关系明确。(我这里只说黑白作品,如果是色彩作品的话,首先就要看他的色感了,这是另一个问题)。

首先,我们来看这张画的构图。什么是构图?自古以来不同的时代,不同的地域都有不同的画家对构图提出过不同的看法。最明显的莫过于南宋的马远和明末清初的八大山人的构图,他们都将画面留出大片的空白做对角线型的构图,来暗示南宋的偏安和对明室失土的怀念。同样,西方十六七世纪的风景油画的先驱佛兰德斯画家鲁本斯就喜欢把地平线定在画面的接近二分之一处或画面靠上的三分之二处,留出大量的地面内容。英国的风景画家康斯坦博也一般喜欢把画面定在地平线的二分之一偏上或者偏下的地方。而后来的荷兰画派里很多风景画家都喜欢把地平线定在画面的四分之一到三分之一处。不同的构图具有不同的审美。可见构图本来是没有一个定论的,关键就是要让画面看着舒服。

Image

如何舒服呢,一般来讲只要是在画面上中央不要过于偏高,偏低,偏左,偏右,不要太“顶天立地”也不太居中的就都说得过去。可是这里我们所看到的构图却是很明显的“顶天立地”了。所以说,有时候一个人的构图习惯就是他的风格体现。如何体现呢?我们接着往下看。

一般来讲我们的画面是比较忌讳“顶天立地”型的。什么叫“顶天立地”呢?就是画面的顶部和底部接近或超出了画纸的俩端。我们不提倡这种行为的。因为这样会使得画面显得太过饱满,不利于你的构图。可是在这里我们看到了席勒的构图风格确是独特大胆,无视于传统。不光让画面上顶天下立地,甚而没有画完,画中女主角的发髻显然是已经越过了画纸。可是我们在这张画中有看到过不完整构图的意向吗?你看到这张画的时候又感觉到他的不完整不协调吗?没有。为什么?这就是席勒聪明的地方。这里就涉及到文学中的“破”和“立”的问题了。“破”了才能谈“立”,不“破”何以言“立”?打破常规的事情容易,但是如何才能将一件本来别人不能接受的事情变得让他不但可以接受,而且还更有美感。这才是我们所要说的“立”。

刚才我们说看一张画,首先构图没有问题的话,接下来我们要看的就是他的主次关系。我们现在来分析一下这张画的主次。一般来说我们看文章由于从小受到的相关教育,我们就知道重点一般在开头结尾,也有的时候是每一个段落的第一句话或者最后一句话等。我们来看一张画也是一样的。如果你不知道,那我告诉你,一张画,尤其是一张人物肖像画,如论是色彩还是黑白作品,他的重点一般都首先是人物的头,其次是人物的手,再次就是脚,如果画面中出现了脚或者是鞋的话。这些东西就像是文章中的题眼一样是很关键的。在这张画中他的重点首先是手和头,也就是人物的上半身,其次是他的下半身裤子和褪下来的衣物的描画。这里也就可以理解大师的高明之处,尽管画面的头部已经超出了画纸的边缘,但是却丝毫不影响画面的效果,因为他严格的把画面的重点控制在了画面的视觉中心范围内,高而又蓬松的发髻只是画家的一个幌子,是用来凸现和陪衬画面的重点的。同时也因为画面的重点在画纸的上半部分,所以你的视觉是不会延续的下面几乎到画纸边缘的膝盖部位。不是说你看不到,而是说你的视觉不会被拉走到画面以外的地方。你的视觉首先会集中到画面的头部和张开的五指上,即使顺着画面往下游移也是到下面褪下来的衣物那里,最后俩个半椭圆性状的膝盖成功地把你的视线又拉回到画面的视觉中心。分开的双膝连同从腰间开始退下来的衣裤组成一个强有力的三角形,像一座雕塑的底座一样扎实的托住了画面上部的主体部分,给人以一种强有力的美感,在强调画面整体感觉的时候却又不影响画面的空间感。在判断一部电影的讲故事得好坏时,通常有这么一句话“情理之中,意料之外”。就是说这个情节的最终发展既要让观众感到意外,还要让观众觉得可以接受。我说这个就是想表明画画其实也是一样的,他的每一根线条的应用,以及它每一个部分的刻画也一样既要让观众觉得耳目一新,有点不一样的感觉,又要让观众觉得尽管你的做法很大胆,很不一般,但是他还乐意接受你所给她的这种美感。或许你觉得我说得有些牵强,但是在这里请你试想一下,如果这里的腿部是站着的,并且脚站在了画面画质的最低部,如果你觉得画面整体往下掉那实在是你的平衡能力和你的视觉审美有问题。所以说一个优秀的画家总是能用最简单的方式在看似很简单的一幅画面里创造自我,“先 破后立”表达自己的与众不同的独立观点。我这么详细的说一个在普通人看来很容易忽视的构图问题,其实就是希望能让大家意识到画面的审美其实和文学艺术当中的审美是一样的。要想提高自己的审美能力,并且把这种审美能力应用到自己的画面当中去就一定要仔细认真地去研读大师的作品。即使没有时间去画画,如果真的有这种爱好的话,也应该每天抱着一本大师的作品集去“读画”。我说“读画”而不是“看画”就和我们“读书”而不是“看书”一样。在读的过程中也要认真思考,仔细分析。我们从小学习老师培养了我们读书的习惯,但是画是不一样的。即使你在其他领域做得很好,即使你的学历在高,也不见得你的审美能力就也一定会随着你的知识阅历或者年纪而提高,更不见得你就一定会比小学生画得更好。所以说培养一个好的正确的观察方法对你的一生都会受益无穷的。

Image

主次构图弄清楚了,接下来我们来看画面的主体人物,也就是线条的关键所在。有句话讲“细节决定着成败”,在画面中也一样,一张画的重点体现关键在于细节。同样,细节也决定着一张画的好坏。而在这里细节又主要体现在画面的线条中,这是欣赏本画中最为复杂的一部分。因为线条是画面一切性格特征的集中体现。比如拉斐尔、安格尔的线条就是非常柔媚的,鲁本斯的线条就是比较活泼有动感的,米开朗基罗的线条比较阳刚有力,荷尔拜因的线条就是精准细腻的,画坛泰斗达芬奇的绘画看着比较神圣,就连他笔下的线条都能带给人一种神圣感。
Image
Image

曾有一本素描教程的书上讲过这样一个故事: 拿一支笔在纸上随手画一根线条,然后再有意识的或轻或重的画一根线条,拿这俩根线条做对比,看看有什么区别。这样你就会发现,你有意识画出来的线条要比你无意识状态中随手画出来的线条所蕴含信息丰富。这样的一根线条就是带有艺术性的,是观察或者用心传递出来的。把这种线条用在你的素描和速写当中恰到好处地表现出来,让观者感受得到其中的紧张、舒缓、韵律、节奏、明暗等,并能体会到其中线条的魅力,这就是大师有别于普通人的地方。

接下来我们来看这张画中的线条微妙在什么地方。”痉挛的身体,扭曲的肢干,神经质的表情,空洞的眼光,肉体的欲望和冲动如炼狱的烈火煅烧出了一幅幅绘画史上前所未有的灵与肉的挣扎场面。”这是大家对席勒作品的公认的评价。在他画面中真正的表现出这种挣扎和欲望的不安还是源于他的线条和他的线条组织能力。据说他为了能在画面中刻画出那种痉挛,紧张不安和神经质的表情,还曾特意到精神病院去研究病人的举止神情。我其实甚至感觉席勒的线条仔细玩味后似乎更有种上世纪八九十年代重金属摇滚音乐的味道,排山倒海般刚劲有力,它们之间最重要的共同点就是:在艺术表达的极致中都有部分癫痫病人发作时候的特质。
Image

言归正传,我们知道空间的拉伸就产生透视,同样,线条也可以强调透视。在一幅静物或者是风景画中表达透视的方法通常是近大远小,近处的清晰高大,远处的模糊矮小。在人物速写中如何去强调透视呢?我们来看一下画中人物的头部。头部主要分为俩个部分,貌似蓬乱的头发和刻画精致的脸部。这俩个部分一明一暗本身就形成了鲜明的对比,紧紧的牵引着你的视线。在头发和脸部交界的地方用厚重而又修长的眉毛作为分界,此分界不单是明暗固有色的分界,同时也是主次的分界、透视的分界、头部颅骨和面部结构的转折分界。

毫无疑问,明暗的重点在脸部,这也是席勒画中的一个与众不同处。一般人画肖像总是固执地在考虑明暗交界线,什么是暗处什么是亮处,然后把头发,脸部都统一进去观察,暗部再暗不能超过明暗分界线,亮部再亮不能超过高光等等。可是你看到席勒遵守这些条条框框了吗?显然他没有绝对遵从,但是在仔细分析之后,它似乎也有部分的遵守这些条框。这就对了。世界上没有什么绝对的对与错。传统不是不可以被打破,经典也不是不可以被质疑,关键在于这个传统是被谁打破,经典是被谁质疑。他巧妙地利用线条和结构来体现出了这种若有似无的明暗。因为生活中某种光线下的确有这么情况,它就是没有明显的光源和明暗面。当然此处的弱化更有可能是艺术家的有意为之,他就是要摒弃掉明暗画法,用线条来体现画面。这种做法在当时二十世纪初,野兽派立体派才刚刚兴起不久的时代还是非常大胆的,只可惜才高天妒,席勒年纪轻轻便因病去世,享年28岁。

在这里我要强调一句话:“细节是体现画面的关键。” 如何在这儿理解这句话呢? 接下来我们看,头发虽然强调了固有色,但是他画得比较随意,手也比较放松,我们从他耳后随意留出来的鬓发就可以看出画家在画这几缕头发的时候心情是放松的,比较随意和自然,那几缕头发放在画面上是起渲染作用的,不是刻意的想要表明什么传达什么,看着舒服就好。显然他并不想去刻画足够的细节。现在我们来对比一下头发所要衬托的脸部,就可以看出脸部的线条精确,认真。每一根线条都是不可替代的,每一根线条都交待了结构的来龙去脉,以及面部结构的明暗转折,让人可以感觉到他是在一种非常认真,思想也高度集中的状态下画出来的。每一根线条的轻重都在显示着画家对细节的把握和他作画时一丝不苟的态度。画面中左右两侧依然是以鼻骨为明暗交界线,侧面的右脸为暗部,正面的左脸为亮部,同时两根眉毛一横一立的对比也在向我们展示着人物正侧面的对比和透视的变化,相对来讲立着的眉毛是个斜面,由于透视的变化使得它看上去短而急促。而画面右边的横眉则向我们展示了他是正对着我们的,看上去比较舒缓,平稳。
Image

眉毛下面的眼睛同样一正一侧,也在不同程度上展示了俩个部位在物理意义上的不同距离。很显然横着的眉毛下面的眼睛刻意刻画得大一些,离画家的距离也近一点。你可能会说,这么近的距离我看到的眼睛都是一样大的。我看不出区别来。俩只眼睛能有多大距离,果真如画面上显示的这么明显的一大一小吗?要知道画是画给别人看的。不要显示你看到什么,而应该强调我注意到了什么,我观察到了什么,我认识到了什么,我画出了什么。没有人在看你画的时候还原那个模特到底是什么样子。别人只是通过自己的生活经验和脑海中的普遍意识去判断,你的作品中所描述的对象是不是正确那都不是最重要的。即使是技艺再高超的艺术家也不可能完整地再现自然,文学如此、音乐如此、绘画如此、即便是如影像作品电影也如此。

甭管什么古典主义还是写实主义,更有甚者照相写实主义都不可能完整地再现自然。他们能做到的也只不过是相对写实相对纪实罢了。所以可见单纯的评价一张画的“像”不“像”是多么的可笑。艺术活动,包括绘画、音乐、文学创作本来就是产生美和制造美的过程。你把它创造出来是为了向观者表达你的思想,传递自己感情,甚至引起观者的共鸣的,应该有自己的主见和思考。不要盲目的一味模仿和还原物体,那只会徒增你的烦恼。别人看画也只是看你对画面的认识和把握.你对画面的认识完全可以体现在你对画面的把握之中。别人完全可以通过你的作品来判断你对艺术的认识和绘画水平。

让我们再次回到脸部,鼻子和嘴巴的距离很短,又一次地向我们传达了透视和转折。整个脸部的轮廓线都准确而又有力,但是再仔细一看会发现脸颊的刻画,就是右边脸部的边缘线用笔要相对轻淡一点,而下巴的轮廓线和下面表示脖子折痕的俩根透视短线明显比右边脸颊轮廓线的刻画要重一些,再加上下巴左右俩条呈三角形的锁骨线条共同制造了一种暗部的效果,从而既刻画了整个头部的明暗和体块,又达到了人物低头的透视效果,表现了整个头部低头的感觉。在这里短短的几根线条就向我们展示了如此多的内容:刻画了结构、体现了明暗、突出了重点、显示了虚实,每一根线条的描画都恰到好处。不仅如此,在这里每一根线条的刻画还表达了人物的性格,揭示人物的挣扎内心。这种刻画相对刚才头发刻画的那种“松”而言就是”紧”。物体或者是对象刻画得”紧”的程度也就是你细节刻画的深入程度,同时也决定着它在你画面中的重要位置。所以我们说了,线条具有丰富的可塑性,既可以重画也可以轻画,既强调了主次,又表达了明暗关系。

我们都知道创作诗歌的三种手法:赋、比、兴,尤其广泛的体现在《诗经》当中。所谓赋就是平铺直叙,把你想说的东西说出来;比就是比喻,可以是明喻可以是暗喻,把一样东西比作另外一样东西;兴就是见物起兴,看到一样东西一件事情有感而发。又说远了,我不怀疑大家的文学鉴赏能力,我只是想拿这个来套用在绘画中做个比较,帮助大家对画面认识理解。当然我这里所说的“比”是比较的意思。这点和诗歌中的“比”是有些区别的。大部分人画画或者看画都能体会到 “赋”,对画有些了解的人能体会到”兴”,然而只有少数一些人或画家才可以真正认识到“比”。其实不是你看不懂,而是一般人根本就不会这么认真去比、无意去比。可是”比”无论是在看画还是作画中都很重要,如果不去比较你很难去真正的理解作品,理解艺术家。

接下来我们来通篇分析和比较一下这张作品是如何做到有虚有实,张弛有致地体现它像体操一样的韵律美、像诗歌一样的节奏感。

首先我们来看头部的刻画。头发刻画得比较舒缓、松弛,下面的脸部(虽然是一位女性)包括脖子部分却坚实、刚硬。接下来肩部和胳膊刻画得比较松,像一个逗号在这里刚刚停顿了一下,下面紧接着就是手的刻画,细致入微。俩只手在胸前一上一下的五指张开,充分的体现了女主角此刻心理上的一种挣扎或者是欲望。有人说手是女人的第二张脸,在这里看倒是贴切的很。这里的手显然是画家有意让模特这么摆放在胸前的,我不想去臆测艺术家这么做的意图,但见仁见智,一千个人心目中有一千个哈姆雷特,不因为每一个人的哈姆雷特形象不同而损害它的文学价值。无疑的,每个人对这双手的认识也是不一样的。但我相信凡是见过这俩只手的人都会对它留下或多或少的印象,因为他是如此的深刻,像俩把钳子一样紧紧地趴在胸口。从它所描绘的十指力度可以感觉到她内心充满着挣扎和彷徨。但即使是这俩只手,仔细观察一下,我们也会发现是大有小有形状对比的。

从画中人物右肩膀的轮廓线以及右手的刻画来看,显然右手要比左手似乎更用力。这点可以从它右肩膀和其大胳膊所刻画的线条看出来,我们知道一个人在用力的时候,往往大臂比小臂更容易肌肉收缩,造成紧张的感觉。按理来讲那个右臂是在手的后面,从透视的角度讲近大远小,他完全可以被忽视或者是弱画,但是艺术家却在这里刻意强调了这根轮廓线,很显然他强调这根轮廓线不光是为了突出体现肩窝和二头肌的内在肌肉与骨骼的形体刻画,更是为了制造画面的一种紧张感,尤其是同左臂相比而言。要知道画面中的一切东西,线条明暗色彩等都是在为了这种画面的整体效果而服务。

在一张完整的画面中,既可以为了整体而忽略某一个细节或个体,也可以为了某种整体效果而强调其中的细节从而达到你的画面需要。一切从整体出发,大处着眼小处落笔。我们注意到了右臂是被刻意强调过了,那么左臂呢,对比一下,左边肩膀和胳膊的刻画相对紧张的右臂来讲要舒展的多也放松的多,同时左小臂也是离我们视觉最近的地方。所以他的小臂相较右胳膊的小臂刻画的线条也要花费的笔墨更多一点。什么叫做画面中的比? 这就是画面中对相似物体所做的不同程度的刻画和对比。在胳膊的刻画中,右臂要比左臂紧张,同样是胳膊,艺术家也会刻意的强调右大臂、弱画右小臂,放松左大臂的边线而加强对左小臂细节的描画。整幅作品在这里像回文诗一般张弛有致,跌宕起伏,来来回回始终牵引着你的视线,用线条的”魔力”来吸引着你,像身在迷宫一样回旋反复,同时也没有失去人体结构这一重要的内在因素,整个上半身犹如一截树桩一样牢牢的呈圆柱体形状插在下面的“三角形底座”里。这就是线条的魅力。

当然我们的画面不可能每一部分都画得这么紧这么有张力。如果画面都是一味让人紧张的话就会失去紧张感所带给我们的新鲜度。再好的东西,人参燕窝吃多了也会让人感到厌烦,所以接下来我们看手下面的腰部。除了线条一贯的有力和一些不怎么明确的腹直肌以外并没有作太多的说明或者是强调,言简意赅的同时艺术家在此地也给我们的眼睛一个大大的的休止符,借以调整视觉转入画面的下半部份,这就有点文学中承上启下的味道了。

接下来开始描画貌似褪下来的上衣和裤子。相比人体的躯干而言,衣服的质感总体来讲是比较轻柔和随意的。在这里我们也可以看出尽管艺术家的线条依然那么鲜明,但是笔调却舒缓了不少,没有上面的那种剑拔弩张之感。他也不再刻意的去强调那种紧张的感觉,而是有意的让人感到笔下略带几分放松的状态,以及像河流似的弯弯曲曲流淌出来的线条感受。除了腰部衣物和躯干的分界线用了几根比较生硬的线条以外,其他的线条都在放松,甚至出现了较长的带有弧形和毛边的线条。与上半身刻画手的那短而急促的线条相比,这种线条更具一种舒缓柔和的美感。

上衣衣穗的细节不仅生动地丰富了画面笔触痕迹,更体现出了一种衣物的质感。与上半部分像雕塑一样生硬的有些冷漠的线条相比,下面的衣物甚至有了一丝生活的气息。这些都是在大的方面做对比。不过不要光注意到大的方面就不在意画面中的小细节。在衣物当中,再仔细看看会发现,同样是俩条腿部的描写,但是右腿的刻画就比较简单,交待了轮廓和结构就完了。再看左腿,却比较认真细致的刻画了衣褶的细节和结构。不要想当然的以为现实中模特的衣裤原本就是这样的。它当然不见得是这样的。这也是艺术家为了画面需要而作的一种取舍。试想,如果左腿和右腿刻画一样细致的活,还会有现在这种线条的节奏感吗?那样只会给你一种啰嗦而又繁杂的感觉,让你的视觉无法区分主次。而一张没有主次的作品是注定要失败的。

哦对了,下面还有俩个弱处理的膝盖,笔墨简单、色度适当。上面头部的刻画已经笔墨很重了,下面自然不能喧宾夺主,略施薄色与头部呼应之后一张画到此便完整的结束了。
Image

我们对此画的分析基本就到此结束了。最后,我们再来看一下画面中几处设色的地方。我们知道席勒同他的老师克利姆特一样善于用红、黄、黑色在画面中作点缀,制造画面的气氛,同时这三种颜色的分布也加强了画面中黑白灰的节奏。整个画面以灰色为主,从黑色倾向的头发开始衔接灰色的整个上半身,下面是画面中最亮的衣服的灰白色,最后是介于上半部分黑头发与灰上身之间的更深一层的灰色调来淡出画面。黑色偏棕的头发和下面慢慢淡出的黄色靴子形成了一种色块上的节奏呼应,同时上半部分对比强烈,下半部份对比柔和,中间间或点缀着的桔红色零星的散落在嘴唇、颧骨和俩手之间的乳头上,是为画面中的点,起突出和强化作用。

通过以上的分析,现在我们应该对线条有个感性的认识了,我们知道了线条不仅仅只是绘画的一种手段,我们还知道线条可以强调主次、区分明暗;可以产生透视,拉开我们平日里不容易区分的空间距离;可以传达情绪,体会喜怒哀乐;除此之外,线条还可以象体操、音乐那样具有韵律的节奏感。尤其是席勒的线描作品,仔细研读、慢慢体会大师对线条的捕捉驾驭,实在是相当精彩令人赞叹。每一节线条的轻重缓和,每一段线条的起伏变化都情感浓烈,都感觉像在听贝多芬的命运交响曲,高昂的循环反复中间或夹杂一些或缠绵悱恻或喃喃低语或低吟浅唱,如此周而复始,让你身随音动心随乐舞,沉醉不能自拔。(我对音乐认识有限,相信大家可以理解我所要表达的意思。)

所以这就是大师,所谓大师就是既不墨守陈规而又能创造经典的具有超乎寻常的能力、才华杰出的人物。如上所言,一根出自于大师手下的精彩线条所表达的内容是相当丰富的,很多大师对线条的驾驭能力都相当出色,达到了举重若轻的地步。这个就需要每个人自己去多琢磨和体会了。所谓”道可道非常道”, 其实有些东西真的是有点说不清道不明的。就像李商隐的无题诗一样,纵然你能挨个说文解字似的理解每一个字每一句话的意思,纵然你也有其它背景性常识的了解,恐怕也未必就真得能完全理解他的所思所想。我这么费力气的解说可能也是有点入了魔。

当然本文主要是讲席勒的作品,其实好的线描作品和线描大师很多,风格也全然不同。前面说的毕加索,丢勒,荷尔拜因等人所应用的线条也都很精彩,都可以仔细研读分析。Anyway,洋洋洒洒的说了这么多,才力有限,我是讲完了,不知道是否能给大家阐述明白。希望本文能对大家今后欣赏绘画作品有所帮助。(完)

附1:人云燕云 简介:
Image
美国书画艺术研究院评论委员会委员。毕业于英国东伦敦大学 Graphic Fine Art 专业。自由习画,博览群书,遍历欧洲各大画廊、博物馆,对西方古典和现代绘画、雕塑有一定见解。

附2:
席勒(Egon Schiele)作品
Image
Image
毕加索(Pablo Ruiz Picasso)线描代表作
Image
丢勒(Albrecht Dürer)线描代表作
Image
荷尔拜因(Hans Holbein)线描代表作
Image

Pages: [1]

Mingle Forum by cartpauj

Version: 1.0.34
;
Page loaded in: 0.053 seconds.

Login into your account

Close it

Item successfully added to the shopping cart

Proceed to Checkout

Please Enter Your Coupon Code Below

Checkout »